The Post ——既是電影亦是吶喊 --M23 望洋興嘆
他既是電影,亦是現今荷李活電影界的吶喊,一種表態。 本片由Steven Spielberg執導(《侏羅紀公園》、《辛德勒的名單》導演),由影帝Tom Hanks和影后Meryl Streep領銜主演,可謂明星陣容。再加上探討出版自由的劇本,令其成為金像獎的熱門提名。 電影把「五角大樓文件案」——一場美國整體新聞界對政府的對抗搬上大銀幕,把背後《華盛頓郵報》出版人Katherine Graham 背負的官商壓力以及總編輯Ben Bradlee力挺新聞自由表達的淋漓盡致。經過「五角大樓文件案」以及「水門事件」後,《華盛頓郵報》成功搖身一變為行業頂端。 電影前半節奏較慢,主要交代了Katherine 所面對的壓力以及各樣背景資料,為後來劇情鋪下伏筆。 後半的高潮不乏經典台詞,舊版印刷廠的印刷場景也頗精彩,但卻缺乏驚喜,內容一如觀眾所料。 但我覺得觀看這部電影,不應只從電影的角度出發。 他既是電影,亦是現今荷李活電影界的吶喊,一種表態。 要知道《戰雲密報》只用了9個月來籌備,為的就是「回應時代」,回應美國總統Donald Trump執政的這個年代。而女主角的演員Meryl Streep,更曾與Trump火藥味十足,被其評為「荷李活最被高估的女演員之一」。而本電影主題——《華盛頓郵報》的一則報導也有幸入選Trump評為第五的’fake news’。 所以說,看這部電影應該伴隨時代背景咀嚼,更體會當中滋味。 Trump自上任以來並沒有掩飾對報紙的討厭: 2017年2月1日至25日,足足在社交平台指責了「假新聞」25次。 及後表明不會參加白宮記者協會晚宴 然後禁止《紐約時報》、美國有線電視網(CNN)、《洛杉磯時報》和《政治》參加總統新聞發言人的新聞發佈會。 等等,怎麼這跟電影裡的情節那麼相似? 在電影開頭,總統Nixon特地點名禁止某位記者採訪自己女兒的婚禮。 及後向法院狀告《紐約時報》以及《華盛頓郵報》的報導侵犯國家安全,希望藉此打壓傳媒。 在媒體勝訴後,我們又看到他暴躁地在電話斥責傳媒,盡顯對傳媒的厭惡。 尾聲部分,電影出現他暴躁地禁止任何記者踏入白宮範圍的聲音,鏡頭慢慢轉到水門綜合大廈,為水門事件埋下伏筆。 到底導演安排傳媒勝訴的劇情,只是忠於史實,還是藉此寄望2018年的今天,新聞自由仍然能像當年般遍地開花? 同樣,到底最後水門被人侵入的場景是只為埋下伏筆,還是暗示Trump終有一日會像Nixon一樣自食其果呢? 答案未明,一切留有各位看官定論。 只是看這一部關於1971年發生在美國的新聞自由,跟如今的香港又有沒有可比性呢? 首先,當時美國的報紙雖多,但仍為人民主要資訊來源。人們依賴報紙來認識世界,再加上正值戰時,人民對戰爭一類的話題都異常敏感,因為身邊的人都有機會被波及,被派遣往戰場。 而如今,網絡傳媒、紙媒好聽便是百花齊鳴,但也令社會輿論分化。並非說百花齊鳴不好,但當同一件事情,不同報章都各執一言,我們又如何能夠知曉真相呢?或有人言真相本就是多樣的,但撫心自問,我們當中又有多少人每天都把不同立場的報章都讀遍?當人們只想聽見、看見自己希望相信的事情,所選擇的報章越來越單一,所接受的訊息也隨之單一化,造就所謂盲目。再加上現在社會事情林林總總,未必則則關乎自身利益,我們如何要求人人都能被輿論所動,而不是對一切冷感? 在電影裡,當《華盛頓郵報》冒著壓力刊登了密件,市面所有報章都轉載了密件內容,共同進退。 而香港呢?仔細剖析下,不難發現不同報章有著不同投資者背景,有著不同政治立場,要各家不自掃門前雪,難。要眾人把槍頭都指向一方,爭取言論自由,更難。 《華盛頓郵報》借著輿論壓力迫使政府讓步,迫使總統辭職。 現在香港的傳媒又是否能夠做到呢? 電影裡梅姨風輕雲淡地說出 ‘My decision stands, and I'm going to bed.’ 在這個年代,這個地方,但願我們還能找到另一個Katherine Graham , 另一個Ben Bradlee 。 圖片來自rogerebert.com

啟思啟我思,我思啟啟思。
We inspire our readers to think and readers inspire us to think.

© 2018 Caduceus, The Society Newspaper Editorial Board, Medical Society, The Hong Kong University Students' Un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