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duceus
港大深圳醫院-內地「三甲醫院」? N21 每事問 27/05/2017 早在二零一二年開始營業的香港大學深圳醫院(深院),擁有全球最大的醫療科研項目、比比皆是的「病例金礦」以及價值超過五十億元的醫學儀器,五年來不斷被標籤為頭號的「三甲醫院」。然而,由開業至今,一個計時炸彈原來一直在深圳醫院中潛伏,拖欠香港大學越一億,令港大深圳醫院給人一種外內不一的感覺。 據醫院院長盧寵茂透露,兩年前預留作償還欠款的八千萬元並未將稅項加在其中,且不說是否足夠,該院員工這些年來旳薪金更是由港大墊支,那麼盧院長盼在二零二三年前清除欠債的心願便距離實踐又遠了一大步。即使深院期望港大將未被償還的欠賬以內地其他具發展性的潛力股如深圳研究院及上海學習中心等作預先投資,有礙於憂慮深院在打正旗號推動不收紅包、不收藥廠回佣及不亂收診金的情況下自負盈虧的能力,港大對其仍處於一個較保守的觀望態度。 然而,另一邊廂,深院在婦女界竟能如魚得水,婦產科及輔助生育服務長期爆滿,高峰期曾試過一晚為二十七位孕婦接生,產前產後課程門庭若市的盛況足以開席請宴,因不育而求診的人次更是逐年倍增。中心主管何柏松表示,有鑑於香港私家醫院因人而異的收費,該院的價格無疑為其提升競爭力,有望吸引更多港人前往深院求診。再者,受惠於內地的二孩政策,愈來愈多內地的不育婦女到該院接受輔助生充服務或求診,當中更有不少內地的高齡產婦,可見深院的婦產科在病人心中地位舉足輕重。 作為一名假以時日亦會成為一位醫護人員的學生,筆者擔心的問題不只是將來的前途及工作環境,更重要的是醫院在實際操作上能否做到自給自足以給予醫護人員合適的工作環境。若果一所擁有如此先進的醫院因要向其資方還債而壓制其勞方的應得之薪,勞方的工作質素和效率便會急劇下降,如此一來,深院又能否攀上「三甲醫院」的寶座呢?如此吸引的深院婦產科能否為深院取回應得之物?醫護人員又會否再次成為兩大勢力之間的「夾心」呢?以上乃筆者拙見,並無詆毀香港大學深圳醫院之意,只是希望透過更多人的關注,深院能不負眾望在不久將來在醫療界再創佳績,令這些不利的謠言不攻自破。 本文寫於二月八日。 參考資料:http://std.stheadline.com/instant/articles/detail/328730-香港-港大深圳醫院+六億欠款可封頂

Caduceus, Medical Society,Hong Kong University Students’ Union

‘We inspire our readers to think and readers inspire us to think' 啟思啟我思,我思啟啟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