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夏秋冬 --N22 落花流水(下)
從而·秋風蕭瑟 「七月流火,八月萑葦,九月授衣」 天氣轉冷,於是你被夾在夏冬間的交接,迷茫地在原地徘徊。 無論是含蓄羞澀還是熱情外向,都似乎只有一個不了了之的結局,那到底什麼才是對的呢? 在迷茫之際,秋季徐徐而來,不容你拒絕。而在彈指之間秋天便過去了,連回憶的時間都缺乏。 朦朧之際,你傻愣愣地接受了別人的好意,以為這樣就應該有完美結局。於是他噓寒問暖,你會答;節日送來的禮物和卡,你會收、回禮;他陪伴你的瞬間,你會默默算著而在日後毫無聲色地「回贈」。你公式化地作一個合格的情人,以為這就是相敬如賓、細水長流的例子。 但你可知道,當你把一切都量化放在天秤上,那再也不是愛情。其實心動並不是愛。一個人可因別人的好意而喜歡他,可因環境而令自己有愛情的錯覺(諸如吊橋效應),可因別人謠言而曲解自己內心所想。而這所有一剎那的怦然心動都是難以長久的。轉眼間曾經的情緒悄然消失,只剩下淡淡的痕跡,秋天終了。 如此匆匆地完結,是秋天的悔恨。要怪誰?大概是你當時的猶豫迷茫。 不,那大概是秋天的宿命。 最後·雪虐風饕 「雪虐風饕愈凜然,花中氣節最高堅。 」 冬風襲來,把人吹得發抖,把心都吹冷了。 你深信自己在經歷三季後,秉承「寧缺勿濫」的大義,學會孤單的精萃,是為高堅,是為氣節。在肆意標榜自己單身貴族的身分時,以此麻醉自己,度過這寒冷的冬天、一個又一個團圓的節日,譬如冬至、聖誕。在漫天飛雪的世界裡,無論添多少衣裳,心早已冷了。 其實你知道那所謂氣節所謂高堅,不外乎是自欺欺人、冠冕堂皇的門面話。你關上心門,細細拷問自己,最後不得不承認並非自己選擇單身,而是無法再重臨其他季節。曾經喜歡過的夏秋冬,不外乎是春天的延續。都說一年之計在於春,一日之計在於晨。春天對你而言,是一年都魂牽夢繞的存在。他對你而言,如同一天最早的晨曦。等著晨曦變夕陽變黑夜,等著他的影子離開,最後卻發現自己活成了他的樣子。 即便自以為放下了,可這四季大大小小的事情令你疲憊了。你終於明白所謂愛情,不是「你喜歡我,而我剛好也是」那麼簡單,還有種種現實考量,就如兩人的三觀、距離、心態。而明白了這一點的你,再也不能輕易重回另一個四季的循環,而是永遠留在那個風雪交加的冬天,凝望過去。「這個冬天沒有白雪、禮物、爐火、雪仗,被抽掉一切本該屬於冬天的美好,就是純粹的冷,還是濕冷。」 曾在網上看過一段話,大概能夠總結這一年四季的愛情。 「當初相戀時你笑妍如花、少不更事,並不懂得什麼叫愛情。 當你深明世事、人情練達,終於懂得什麼是生活的時候,你卻再也沒有純真的愛可以給予了。 劫後餘生的你學會臉上帶著從容淡定的微笑,把眼淚和憂傷埋在心底,坐看風起雲湧、潮漲潮息,手指漫天雲霞,卻輕輕對自己身邊的愛人道一句『天涼好個秋』。」 這只是個天涼了,難忘春天的故事,僅此而已。

啟思啟我思,我思啟啟思。
We inspire our readers to think and readers inspire us to think.

© 2018 Caduceus, The Society Newspaper Editorial Board, Medical Society, The Hong Kong University Students' Un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