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夏秋冬 --N22 落花流水(上)
問:為什麼不相信童話裡的愛情啊 答:因為那不可能出現在現實啊 問:不是啊 你看看世上很多歷經萬苦的真愛所在啊 答:你知道嗎?感情是這麼脆弱的,經得起風雨,卻經不起平凡。 那些故事裡的愛情,太轟轟烈烈 而我的愛情,回首時卻只有四季淡淡的痕跡 彷彿存在與否,也無關重要 初戀·如沐春風 喻同高人相處,得到感化,就像受到春風的吹拂一般。 喻沉浸在美好的環境中,心情愉快舒服。 大概初戀情人,都是教會我們何為心動,何為顯殷勤,何為討好的老師。也大概正是他們令我們在懵懂的年紀裡有一點朦朧的幸福感。還記得當初上課時不經意地瞥向角落裡的他,還記得課後假裝睡覺卻靜靜在聆聽他的聲音,還記得以打賭的名義借故開始與他聊天⋯⋯ 這是青春中的患得患失。 也會想起當時他送給你的手作禮物,縱然簡單,但你卻執意相信「物輕情意重」,將其珍重地收藏並開心了半天;也會想起曾經通宵達旦談的那些話,好像一夜就能談到天荒地老;也會想起那些被你反覆解讀,固執地為他附上曖昧含義的話語⋯⋯ 此為青春裡的春風,吹暖了赤子之心,卻也只在春天出現。 後來你以為從前的少不更事,讓你錯過了。再後來你才發覺他從來沒有喜歡過,只是依賴過。 再然後呢?就夢醒了,五月來了,立夏了。 再而·禽噪夕陽 「竹搖清影罩幽窗,兩兩時禽噪夕陽。」 度過懵懂無知的年代,到了一知半解的年代。經過春天的含蓄,到了夏天的外向。 那時候的我們經過春天的羞澀,以為自己因為各種不主動而錯失良機,開始笨拙地學著小說裡的描述,扮演著所謂浪漫的角色,以為自己終於長大了。 炎炎夏日,心中的躁動如同天氣般熾熱,我們衝動地為每個日子洋洋灑灑幾千字,只為博紅顏一笑;也可以忍受數小時悶熱的車程,只為陪伴某人的一瞬間,又或見一面;連那些傳說如千紙鶴,只要是他,都變得那麽可信。 夏季是個奇妙的季節,他讓普通的一顰一笑都令人恍惚,普通的寒喧短信都別具意義。這團熱情讓理智的人變得感性,冷漠的人變得溫柔。可他亦頗有飛蛾撲火的韻味,讓人盲目而迷失自我。 最後才發現太纏綿的結果,只得個聒噪的下場,撲火的結果依然如是。比翼雙飛的候鳥,也只是「禽噪夕陽」。可現在的我們,終究不能批評夏天的我們,許是天氣所然,許是年紀作祟,當時的我們「心裡身體裡都是愛,愛渾身滿心亂竄,給誰是不重要的」。誰又能評論當年的熱血或愁情。

啟思啟我思,我思啟啟思。
We inspire our readers to think and readers inspire us to think.

© 2018 Caduceus, The Society Newspaper Editorial Board, Medical Society, The Hong Kong University Students' Un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