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duceus
友誼永「固」? N21 孖公仔 「喂,你個SEM BREAK做咗啲咩啊?去旅行?」 「旅行就冇啦都冇錢,諗住約中學同學食飯行街打機吹水,都好耐冇見了⋯⋯」 「然後呢?」 「放曬飛機了。一個二個唔係去咗旅行就莊務加大細O gathering,都唔知幾時先有機會再見返呢班豬朋狗友⋯⋯」 究竟如何才稱得上是朋友?做咗一秒朋友又是否真的一世朋友? 許多人說大學同學(大同)和中學同學(中同)是兩個截然不同的群體。 中學的時候,每天如常八點三十分到達,過了千篇一律的禮堂早會後開始上堂,遲到的話,必定會找幾個結伴同行的朋友一起「狗衝」返學,也有些人乾脆吃個麥記早餐再慢慢上學。小息時說盡校園的八掛,也盡情地揭著彼此的瘡疤,然後大夥兒一笑置之,又繼續說笑抽水下去。不管你的身份地位和出身,只要你是穿同樣的校服,在同一個班房上課都一定有同學會認得出你是誰,可以直呼其名。 上到大學,你會發現你的世界變大了,交友圈子也變寬闊了,上課時間不再劃一,Lecturer不會再追你交功課,只要你做的事不會影響到其他人,其他人也可以不聞不問,自由度更高,每一個人開始學承擔自己的後果,即使你整個學期上課次數少,只要功課考試有足夠分數,校方不會要你重讀一年。隨著大同,大學五件事都絕非天方夜談。 人漸漸會蛻變成長,不論你是否想交友,必定有group project令人逼不得以與其他人合作,有「幸」的話更會認識到Free Rider。過些日子,或許我們當中的確有人會與新的「莊友們」成為摯友共同進退,但又有幾人會與素未謀面、只是短短「合作」過幾個月的人繼續維繫這段友誼呢? 有人說過,友情這回事,合則來,不合則去。 也許每個步入新環境的人都盼望盡早適應,融入不同的圈子,嘗試與別不同的人生,走進五光十色的世界。 可是有一種友誼,錯失了,便有如潑出去的水,覆水難收。 莊,可以再上;O Camp,可以再參加。 但中同不只是一群人,更是一段青蔥的歲月,不朽的回憶,永遠也不可能再經歷多一次。 如果隨著時間成長而更替的朋友叫「交際」,見證你在時間洗禮下成長的叫「友誼」,那麼現在你身邊又有幾多是「交際」,幾多是「友誼」呢?

Caduceus, Medical Society,Hong Kong University Students’ Union

‘We inspire our readers to think and readers inspire us to think' 啟思啟我思,我思啟啟思